极速赛车信誉群公众号二维码在哪里_世界自闭症日,让“星星的孩子”不再孤单

最新文章

•05-19

(作者系南京农业大学副教授,中国农学会农业文化遗产分会副秘书长,长期从事农业文化遗产和农业史研究。)

•05-19

那么,吃哪里的生蚝呢?爱尔兰必须拥有姓名。爱尔兰不仅是世界顶级生蚝生产国,且是欧洲第二生蚝生产国。仅2015年,爱尔兰生蚝总产量近9000吨,75%订单来自法国。连美食老饕法国人,都非常认可的爱尔兰生蚝,你不来尝尝嘛?

•05-19

根据印度教传说,创世之初湿婆神喝下乳海中涌出的毒药拯救了世界,湿婆神的一名追随者不辞辛劳跑到哈瑞德瓦打来恒河水给他解毒。早年间,在英国殖民时期就有个别印度教苦行僧效仿这名追随者去打恒河水,用扁担挑着步行上百公里送到湿婆神庙。当年的英国报纸对此还进行过报道。后来,越来越多的信众加入挑水队伍,近些年人数更是从几百万增到数千万。这个节日对于印度教徒来说相当于感恩节。节日期间,从哈瑞德瓦到新德里200多公里的国道58号公路上尽是挑着担子赶路的人,有些路段被堵得水泄不通。《环球时报》记者曾有一年7月份想去哈瑞德瓦出差,被印度司机极力劝阻,延后了一个月,当时他说“现在开车去的话,一星期也到不了目的地”。去哈瑞德瓦的打水大军不仅来自新德里,还有北方邦、哈里亚纳邦以及中央邦等多个地方,根据教义传统,最短的距离也要挑着水走105公里,而路途最长的人可能要走近千公里。每年7月,挑水“拉力赛”的“参赛者”就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当然也有好多人是徒步走来的——从全国各地赶到哈瑞德瓦。这座圣城名字的字面意思就是“通神之门”,恒河穿城而过从这里进入广袤的印度北部平原。刚刚冲出喜马拉雅山区的恒河水冰冷清澈,远非世人印象中的肮脏模样。即使在非节假日期间,也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信徒到这里进行恒河沐浴。记者当年到访这里的时候就既非节日也非周末,却被河中下饺子一般的人群惊呆了。

•05-19

看印度人泊车更是“一绝”。好些停车场根本没有明确的车位,只要你驾驶技术足够好,有本事把车停进去,那就是你的车位。在有些繁华地段和商场外面,停的车辆简直就像码头的集装箱一样密密麻麻。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一个潜规则在起作用——大家都不拉手刹,而且挡位放在空挡。如果你的车被后来的车辆结结实实堵在里面了(这情况是很常见的),也不必着急。停车场往往都雇几个泊车小弟。当你示意要走时,小弟会很快做出判断,是哪辆车挡住了你的去路,又是哪辆车挡住了那辆车的去路。他们或用手推,或用屁股顶,很麻利地把挡道的车搬积木似的一一挪开。仔细琢磨,印度的好多事情跟开车一样,起作用的不仅是成文的交通法规,还有一些需要你去耐心观察体会的“潜规则”。泊车小弟这事就很典型:印度好些看似一团乱麻的事情却总有解决之道,犹如一套自洽的解套机制存在于这个社会的毛细血管中。

虽然爱尔兰郁郁葱葱的风景和崎岖的海岸线世界闻名,但正是爱尔兰人民的风趣和智慧使爱尔兰之旅如此特别。无论什么季节,他们的热情好客总会温暖人心。当你在餐馆里享受美味大餐,听着导游热情洋溢的解说词,感受爱尔兰传统音乐会的狂野节奏,你会切身体会到这种热情与温暖。

莫赫悬崖形成于3亿年前的始石灰纪,你所踩所见的纳缪尔岩石、粉沙石和页岩,那都是见证沧海桑田的活化石。在布伦,丰富的冰河世纪遗产:石灰岩路面、峡谷和冰川条纹...形成了独特而迷人的地形。来这里旅行,就像在翻一部地球地质变迁的史书。

近些年,在德国许多人口密集的城市房价上涨幅度很大。弗莱堡就是其中之一。弗莱堡每月房租一平方米超过15欧元,中心地段新建住房的月租金一平方米接近20欧元。这么高的租金在弗莱堡还是一房难求,低收入人群租廉租房更是难上加难。德国政府2021年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了每小时9.5欧元。德国有些职业就是按照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工资,例如保洁员、理发师、超市收银员等。德国人的每月平均工时大约170小时,这样算下来,低收入群体每月毛收入1600欧元,扣除医保、养老保险以及失业保险,净收入1100欧元左右。这样的收入水平,租一套面积很小的住房,也很难。统计数字表明,弗莱堡市平均的房租支出已经接近当地人平均收入的40%。如果加上水电暖气以及物业管理等各项费用支出,低收入群体用于住房的支出就超过了收入的50%!这样的房地产价格让低收入群体不堪重负。虽然政府也有一定数量的廉租房,但是供不应求,登记后不知要等多久才能有幸住进廉租房,于是就出现了大篷车部落。

芬兰人相互之间的信任度,在世界名列前茅,在疫情期间,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感,有助于缓解人们因疫情产生的焦虑,人口约550万的芬兰,在疫情期间的管理远比其他大多数欧洲国家要好。当地人在谈论幸福的时候,往往就是谈论他们和大自然如何贴近。一名当地导游说:“芬兰人的快乐,源于他们和大自然的紧密联系,当我有事想不通的时候,我就去大自然里寻找答案。赫尔辛基是个不大的城市,半小时的车程或船程就能甩掉尘嚣。”

世间景色万千,有些景色是怡人的、供人赏玩的。而有些,是让人面对自身与天地的。巨人堤,就是后者。

沿苏伊士运河西岸,从南往北,有3座埃及最重要的城市:苏伊士、伊斯梅利亚和塞得港。它们都是依靠运河之水浇灌出来的花园城市。苏伊士城北一带,有著名的艾哈迈德·哈姆迪隧道,从运河的河床底下穿过。隧道的命名是为了纪念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牺牲的原埃及工程兵部队司令哈姆迪,苏伊士是他为国捐躯的地方。隧道本身长约两公里,加上两边的入口部分,全长约6公里,是连接亚洲和非洲的第一条河底通道。埃及人把这条隧道视为民族的骄傲,是对先烈的缅怀,也寄托着以此带动运河东部西奈半岛发展的美好愿望。伊斯梅利亚是埃及第三大城市,在运河一带,有大片郁郁葱葱的椰枣树,环境优美静谧,被誉为“运河的新娘”。它是苏伊士运河管理总部所在地,也是历史上与以色列战争打得最激烈的地方。城里还设有苏伊士运河博物馆,记载着修建运河的血泪史。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后,以色列为了长期占领西奈半岛,沿苏伊士运河东岸修建了著名的“巴列夫防线”,号称“最坚固的防线”,但以色列军队两个旅兵力把守的“巴列夫防线”却被埃及军队以仅伤亡208人的代价彻底摧毁了。这成为埃及民族骄傲。距离伊斯梅利亚10公里的夏杰拉高地,曾是“巴列夫防线”中段前线指挥所,今天在那里建有战争博物馆,是埃及人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重温历史、强化民族自尊心、国家自豪感的神圣之地。塞得港是1869年苏伊士运河通航大典举行的地方。塞得港城被称为“英雄之城”。1956年埃及宣布把运河收归国有后,英国、法国等国入侵塞得港,当地军民同敌人展开巷战,该港遭到严重破坏。在第三次、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塞得港频频遭以色列的攻击,人员伤亡惨重。

•05-19

在“文学之都”点燃你对书籍的热忱了解都柏林历史上的入侵者和反抗者到当地人津津乐道的“美丽城”享用绝佳美食......

•05-19

科夫港,是工业奇迹泰坦尼克号驶入大西洋的最后停靠港。曾有123位乘客在此登船,面对当时世界上体积最大、设施最豪华的海上巨擎,这一百多人和岸上遥望的群众们该是多么兴奋。然而,不到24小时,仅剩下44人。如今,经过科夫港的邮轮往来频繁,每年约有100,000游客从港口下船。重温泰坦尼克之旅,也成了人们必不可少的旅行环节。

•05-19

大篷车部落在德国数量不详,这种居住方式一开始并不是合法的。两德统一后,驻扎在弗莱堡的法国驻军撤走了。留下面积约38公顷的兵营与训练场地。弗莱堡市政府把原来的兵营改造成了学生宿舍以及由住户自主经营管理的廉租房。原有的空地新建了一个住宅小区。2009年,一个自称“力诺指挥部”(Komando Rhino)的民间组织在这个小区入口处强占了一片土地,把他们的大篷车开了进来。他们还搭建了简易板房,建起了围栏,有组织,有管理规则。可弗莱堡市政府正计划开发出售这块长100米、宽30米的地皮。开发商要与市政府合作,共同出资在这块土地上建造一座绿色能源酒店以及一个商住两用的楼盘,按照他们的说法,合同已经签署。“力诺指挥部”却表示坚决不让步,拒不搬迁。他们要坚持“对抗资本的力量”,要往“高速运转的资本的马达中掺沙子”。市政府与他们谈判,同意另辟用地供他们停放大篷车。但是“力诺指挥部”坚决不同意,拒绝的理由是不能把属于公众的土地变成资本家投机的机会。在多次谈判无果的情况下,2011年8月4日,市政府出动防暴警察强力清场。“力诺指挥部”提前设置了路障,力图阻碍清场。清场的过程中大篷车的部分居民燃烧路障与轮胎,现场一片火光。最后的结局是他们的大篷车被拖走,违章建起的板房被强行拆除。笔者就生活在这个小区。那一天亲眼看到强力清场的场面。有不少在现场围观的小区居民对于这些大篷车居民表示同情和理解,认为这种生活方式是他们的选择,应该给他们提供一定的生活空间。“力诺指挥部”在这个小区内的存在成为历史。市政府当时并没有把这个小区内的大篷车全部清除。在一条僻静的小街上,至今仍然停放着各式各样的大篷车,还有自建简易板房。十几年来,大篷车部落与周边小区住户和平相处,相安无事。几天前,笔者路过当年“力诺指挥部”的所在地,路旁立着小小石雕,上面刻着这样一条标语:“力诺还在!”

•05-19

这首歌源自一个世纪前的爱尔兰民谣,被认为是爱尔兰的国民歌曲,也曾被很多歌手演绎过。歌曲描述的是一位爱尔兰父亲写给即将从军的儿子,告诉他说,当你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大概已经躺在坟里,就像整个夏天的过去,花朵的凋零,就像你现在要走,也不能挽留。

热门关注